影響>
  重慶晨報訊 記者 石亨 實習生 喻春龍 早上8點55分,大渡口的嚴小姐站在輕軌上啃麵包。她上班的地方在石油路,每天自己都是掐著點去上班。
  車到楊家坪站還未停穩,車裡的燈忽然就全滅了,車門遲遲沒有打開。“開始都還很平靜,但是過了起碼五六分鐘了,門都沒開。”車裡人很多,幾分鐘過去,大家發現車裡越來越悶,窗戶上都是白色的霧氣——換氣裝置也關掉了。十來分鐘後,列車門緩慢打開了。
  最近的公交車站離牛角沱輕軌站只有幾百米的距離,剛從輕軌上下來的何小姐和一部分人選擇了走路,“我們一群人打起傘走,看起來有點狼狽!還好老闆知道停運,沒有扣我遲到的錢。”何小姐說。  (原標題:“還好老闆知道停運,沒扣我的錢” )
創作者介紹

馬術

koqapaxmof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